主页 > 中国科技网 > 资讯 >

日本90后在深圳街头哭了:日本已经完败于中国!

[提要]日本90后在深圳街头哭了:日本已经完败于中国!吕氏曰:余读《诗》,见鸡鸣,妇人欲成夫德,至解难佩。 不得已,进宫穿的都是旧衣裳。 “妈的!你倒是不怕脏……”陈光大摸了一把脖子上的刀口,愤怒无比的瞪

日本90后在深圳街头哭了:日本已经完败于中国! 吕氏曰:余读《诗》,见鸡鸣,妇人欲成夫德,至解难佩。

日本90后在深圳街头哭了:日本已经完败于中国!

  不得已,进宫穿的都是旧衣裳。

  “妈的!你倒是不怕脏……”陈光大摸了一把脖子上的刀口,愤怒无比的瞪着对方,这货居然把全身都涂满了潮湿的烂泥,冰冷的烂泥直接隔绝了他的体温,不过还是能看出这是一个魁梧却长相怪异的男人。“变异人?”陈光大不自觉的蹙了蹙眉头,这人满头满脸都是杂乱的毛发,头发已经彻底跟眉毛融合在了一起,鼻子也像被人给割掉了一样,只有两个黑乎乎的小洞,整张脸看起来就像头丑陋的狮子,嘴里甚至还有两颗锋利的獠牙。“我不喜欢别人这么叫我,老子叫獒狮……”怪脸男缓缓上前了一步,凶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陈光大,不过他忽然一举匕首就轻蔑的说道:“我听说你干掉过一只肥尸王,那我们就来比试比试吧,看你到底是不是在吹牛逼!”“我可以满足你,不过你得先告诉我谁派你们来的,是田故橇帜取br/>陈光大把满手的血液都给吸进了嘴里,就像吝啬鬼一样一滴不留,但獒狮却冷哼一声道:“他们是谁老子不知道,老子只知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只要把你的脑袋拿回去我们就能得到一卡车的军火,还有五百吨的粮食,这就是你小子的价格!”“哦!赏金猎人是吧,那就放马过来吧,让我们光明正大的干一场……”陈光大直接拔出了腰间的尸爪匕,十分轻蔑的朝对方勾了勾手指头,獒狮立马狂吼一声朝他扑来,谁知陈光大却突然喷出了一大口鲜血,直接喷了獒狮一头一脸都是,獒狮迅猛的动作一下就变了形,脖子一扭就往旁边跳去。“噗哧~”獒狮的后心突然狠狠挨了一刀,几乎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脏,可身为变异人的獒狮居然还能拼命的挣扎,但一只右臂却像铁箍一般箍住了他的脖子,血淋淋的匕首也猛地拔出顶住了他的太阳穴,就听陈光大狞笑着说道:“还他妈獒狮,老子看你连土狗都不如!”“放开他……”酒店的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就看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站在门里,身后全是凶猛燃烧的火焰,但他手里却拖着一个血淋淋的男人,陈光大的双眼立马目眦欲裂般的赤红了起来,被他揪住头发的人居然是朱飞!泡泡小说网,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www。pp122。

  编者按:本文作者藤田祥平是一名26岁的日本年轻人。 在第一次来到深圳后,他被这里的繁荣和发展所震惊。

感慨之下,他对日本占据主流社会话语权的“大叔们”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在日本,藤田属于成长于“失落20年”的一代年轻人。 在经济长期相对低迷的局面下,在这批年轻人中存在普遍的“闭塞感”和“无力感”,虽然本文作者的想法也许并不全面,但也能够代表相当一部分日本年轻人的心态。

  本文源自“参考消息”,原题为《日本被中国完败的今天,26岁的我想和所有的大叔们说几句》,刊载于日本《周刊现代》网站,文中照片均由作者拍摄。   深圳颠覆了我的“常识”  我出生于1991年,当时的日本刚刚被泡沫经济破灭的气氛所笼罩,而我曾是那个过去时代的宠儿。

我今年26岁,父母在大阪郊区经营一家比较大的二手车商店。 小时候,家里还算有点钱,但后来可以说是家道中落。   东日本大地震那年(2011年),母亲突然去世了。 从那时候起,父亲偶尔会抱怨没钱。

我也与父亲谈起过是否要继承家业,父亲却说:“这一行未来不会有什么空间,别做这个了。

”  于是,我开始以撰文为生。 这个工作虽然不会大富大贵,但好歹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就这样,我为网络媒体写了一年文章。 我主要关注电玩和小说题材,但如果有别的约稿,我也会接下来。

上个月,应一家媒体之约,我决定去中国采访。

采访主题是了解中国的VR市场。

  就在这次采访期间,我感到自己的“常识”被从根本上颠覆了。   IT业巨头腾讯公司总部位于深圳市——印象中这里大致相当于丰田总部所在的日本爱知县。 我从香港转道前往深圳,随着自己越来越接近市中心,一种感觉愈发强烈:  “日本输了,至少从经济而言确是如此。 ”    深圳的街区  这才是“经济高速增长期”吧?  高层建筑鳞次栉比、直抵云霄,还有不少工程正在施工。

  深圳市中心名为“华强北”的地段是一条电器街,其面积有15栋“有都八喜”(日本一家大型电器连锁店)那么大,其中满是品牌直营店和个体商店。

  这里街道上各处停放的自行车都是一个型号,由世界上最大的服务公司摩拜提供。 用户只需用手机扫描就可随取随用,任意停放。   商场里有出售椰子的自动售货机,里面堆满了新鲜椰子。

用聊天软件“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后,售货机就自动在椰子上钻个洞,插上吸管,然后送到出货口。   “微信”几乎已经普及于所有的小商店,即便是在充满古旧感的杂货店,只需用手机扫上店主大叔的二维码,就能完成支付。   我深深感到,如果把一国经济比作“人”,那么中国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只要让自己动起来,身体就会充分发育。 而这个国家恰恰拥有大量能“让身体动起来”的年轻人。

  相比之下,老龄化下的日本即使想动,身体也动不起来。 这意味着,今天的日本能够从当今中国学到的新东西,恐怕并不多。

  走在令人震撼的深圳街头,我想:“我们这也算是体验到经济高速增长期了吧?”(日语中“经济高速增长期”通常指战后50年代至70年代日本经济快速稳定发展时期。 出生于泡沫经济破灭后的作者这一代人,并未体验过日本的这一时期——译注)    能使用微信支付的小商店  我在深圳街头流下了眼泪  在深圳,街上的人们总是在讨论着什么,几乎每若干行人中,就可能有一个在愉快地哼着歌。 鱼群般的汽车排成长龙,时不时会有司机按着汽车喇叭,这儿没有日本所谓“礼仪”那些繁文缛节的束缚,只有深入人心的对话和感受。

  请允许我唠叨一句:我是在泡沫经济破灭的乌云之下出生的。

我活了26年,说实话,我从没想过人们可以如此充满希望地活着。

  在我采访那些深圳的VR行业企业后,我的这种感觉愈发强烈。

  他们的决定非常果断。 有些项目策划虽然听起来让人略有疑虑,但却很快就会出现在市场。   我在当年坐班工作时,曾经写过各种策划案,不过因为是在日本,往往很快就被直接驳回。 但在这个国家,却很可能会顺利通过。

如果真是这样,我的思考和行动就能够付诸于现实,我的工作也可以得到真正的成就感。   说实话,他们很令人羡慕。 在深圳街头到处闪烁的LED屏下,我好几次流下了眼泪。

我在想,在这个国度,如果文章写得好,也是能养活自己的吧。

    中国商场的椰子贩卖机  日本还剩什么?恐怕只能输出人才  不过,我也只能瞎叨叨。

面对眼前的中国,我们应该好好想想日本能做什么。

  我的答案是:文化。

  我在深圳体验的VR产品质量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这里的“惨不忍睹”并非比喻,而是因为在我戴上VR眼镜体验这些产品时,经常会觉得眩晕和不舒服。

如果究其根源,恐怕是由于历史原因,这里还缺乏制作此类产品的文化积淀。

  正因为如此,有长期娱乐业经验的日本应该加强文化产品的输出。

打个比方,就像是悟空(此处指日本动漫《七龙珠》中的悟空——译注)、马里奥、皮卡丘的动画形象也能让对方不自觉地接受,这是潜移默化的输出。

  当然,上面这些话,以前应该都有人说过。 不过我想多说一句——日本应该做好优秀人才的输出工作。

  为什么?因为日本人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以至于今天不得不要穷心竭力,才能留下日本文化和经济的基因。

    高楼林立的中国城市  致我们的人生前辈们  我想代表日本20多岁的年轻人们,向我们的人生前辈说几句话。 无论你们是身居管理层,或是经营者,抑或是决策者,我都希望你们能听到我的几句话。

  目前的局面是你们这一代人形成的,但我们并不是要向你们抱怨什么。

我想说的是,应该给予有能力的年轻人一定权限,在一定程度上让他们灵活安排劳动时间,应该实现女性员工和男性员工的“同岗同酬”,应该从已经没有前景的国内战斗中撤退出来,转移到中国这个战场。

  具体而言:  请充分认清中国的体量,从“授之以鱼”转为“授之以渔”。   日本拥有与国际社会的一流协调能力,我们应当继续维持美国及欧盟国家畅通的沟通渠道,并对中国采取自主的协调路线。   请卖掉已经读完的英语教材,买些中文教材回来。 这意味着去参与一个充满经济机会的市场。

  请看看如今日本的出生率数据;  请看看如今日本应届毕业生的人均工资数据;  请看看如今日本的人均劳动时间数据!  我们这些年轻人如今疲惫不堪,食不果腹。

如果仍然推行现在这样明显错误的战略,我们就会逃离这个国家。   请在你的公司里找个年轻人送到中国去,不论他是谁。

  只要给他配个翻译,他就可以做任何工作。

  我想和你们说:拜托了,不要把我们年轻人当作稻草人,当成你们抱怨的对象,请把我们当做经济的子弹。

  你们年轻的时候,难道不是那样认真对待美国市场的吗?  你们之所以能在激烈的职场竞争中幸存下来,之所以能够让日本能有今天的富裕与发达,靠的不是忠实地服从上级命令,而是用自己的头脑思考,根据自己的想法行动。 所以你们才能培养出我们,培养出更为优秀的下一代。

  那么,也请给我们这样的机会,我们也会培养出下一代优秀者。   请给我们这些年轻人机会!请关心我们的想法!如果不这样,我们就要抛弃日本,各行其是。

也许大家不是一齐离开,而是有能力者首先离去——你们肯定知道,这样的趋势已经出现。

  延伸阅读:  日本为什么会在互联网和领域远远落后于中国?  少年强则国强。

  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领域也是,得年轻人这才能的天下,才能得未来。   但是目前全球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似乎被美国和中国主导了。

而科技和制造业发达的日本却远远被甩开了。   实际上是有原因的,尤其是和年轻人的悲观情绪有关。   日本政府在日本、美国、韩国、英国、德国、法国、瑞典7个国家,通过网络以1000名13-29岁的青少年男女为对象进行调查。

结果显示:日本的年轻人对自己的将来是十分悲观的。

  日本厚生劳动省以20-89岁男女为对象开展的一项健康意识相关调查结果显示,相较老年人,年轻一代“幸福度”较低。

  为什么会这样?日本会什么会失掉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  1、日本的财富绝大部分在老年人手里  在日本现存的金融资产中,其中60岁以上的占有60%,50多岁的拥有%;这样,50岁以上的人占有的金融资产达到%。 另一方面,20-30岁的人仅仅%。   日本是一个特别优待老人的社会,随着日本平均寿命的不断增长,大量重要的职位被老年人占据,财富也渐渐集中到了老年人的手里,使年轻人无法对自己的前途乐观。   2、婚姻和生育高龄化  育龄青年的不婚,当然与多种社会因素相关,但是年轻人无力负担昂贵的子女养育费和教育费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3、阶层穿越非常困难  日本社会的企业构成,是一种“纵式社会”,是严格的上下主从关系,这种上下主从关系多层次地重叠而成整个社会阶层的结构。 在传统的日本企业结构中,一个人进入企业后,要想达到一定的阶层,只有通过自己的顶头上司的青睐与提拔才可能实现。 不允许年轻人“横空出世”,一夜暴富更不符合日本社会与经济的风土与习惯。

  4、终身雇佣制必须背锅  日本终身雇佣制,企业喜欢论资排辈,年轻人的创造力被压抑。 就连前不久华为日本开出日薪40万元依然抢不到顶尖人才,原因就在于日本年轻人怀疑华为在日本能不能长期存在,能不能长久,而去到其他日本企业更为保险。

  或者说,终身雇佣导致日本年轻人失去了冒险精神。   5、社会福利好  日本在医疗、社会保障、养老金等方面都非常发达及完善。   简而言之,日本年轻人既无法达成“终身雇用”的体系中“媳妇熬成婆”的美梦,靠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开辟新的道路又在无形的文化的网络中重重受阻,他们对前途的悲观,全在情理之中。   6、年轻人觉得没有未来  年轻人觉得没有未来,就没有更多的经历和意愿投入创业,投入蓬勃发展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行业,最终只能被中国和美国远远拉开距离。

(来源:搜狐网)。

  他没有立即启动调查,那里很有可能是雷区,踩到一个,闹不好就伤了自己。张嘉映打定主意,揪着杀人案,其他的装看不见。※※※王老实这货总算缓了过来,这次查芷蕊带来的惨痛经历给他提了醒,自己并非坚不可摧,古人说得太有理啦,牛不强壮是不行的,地还是占尽优势。有时候他闭眼想起查妞儿讨饶,现在分析,那绝对是假象,没多大功夫又生龙活虎的还是人家。不成,得锻炼。

  “人间的那个话本儿你看了,感觉怎么样?”“属下以为,那话本太过败坏公子,哦不,大官人的名声了。

日本90后在深圳街头哭了:日本已经完败于中国! 直到天空俯冲而下的憎恶天使扑下来,最初慕少安还能将其迅疾斩杀,但是几百个,几千个憎恶天使的俯冲哪里能一一抵挡?暗金长刀很快被撞飞,同一时间,上百种武器落下来,对方根本不计伤亡地砸下来,直到把慕少安的战斗空间给压榨到一无所有,最终一座肉山出现了。 日本90后在深圳街头哭了:日本已经完败于中国!

(正文已结束)

免责声明及提醒:此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企业宣传资讯,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任何投资加盟均有风险,提醒广大民众投资需谨慎!

[责任编辑:www.fencehanger.com]
返回首页
Copyright.www.fencehanger.com 2002-2015 中国科技网版权所有 本网拒绝一切非法行为 欢迎监督举报 如有错误信息 欢迎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