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中国科技网 > 资讯 >

黑a88888

[提要] “谢谢浅儿,为我想的这般周到。”婉樱拥抱了浅儿一下。 此时,浅儿眼珠都快掉下来了,她未反应及时,竟是怔怔的呆住,这是什么情况,这姑娘也未免太豪放了吧。 “姑娘,奴婢还要为您安排沐浴换洗,您先歇

  “谢谢浅儿,为我想的这般周到!蓖裼S当Я饲扯幌! 〈耸,浅儿眼珠都快掉下来了,她未反应及时,竟是怔怔的呆住,这是什么情况,这姑娘也未免太豪放了吧。

  “姑娘,奴婢还要为您安排沐浴换洗,您先歇息,奴婢这就退下!鼻扯伊私杩谙胪讼,这会真是吓坏了她,虽说这位姑娘天真纯邪,但是举止绝对的大胆,她需要消化一下。

  “好,你去吧,不打扰你。

我自己可以看看,浅儿妹妹不用叫我姑娘,我姓施,西施的施,唤我婉樱就行!薄 ∷刖】焓煜ふ饫,跟大家热闹起来,全然忘记了长安比边镇规矩还多,思想还要保守,凡事不是那么随意的!  笆,婉姑娘,奴婢退下,稍后再来!薄 ∏扯吆笏媸止亓嗣,婉樱独自一人在房中寻摸! ∷昧艘槐臼,找了方榻,柔软舒适,翻阅书籍,看了几眼,有些字她是不认得的,所以越看越无聊,困意滋生,不一会就靠在榻边睡着了!  巴窆媚,婉姑娘,水烧好了,奴婢为您梳洗吧!薄 ∏扯谂郧嵘赣锏慕凶潘拿,生怕惊吓到她! ∶悦院裼U趴,时才看见浅儿等候已久!  氨,我太累了,睡着了,既然水烧好了,那我们去洗吧,待会儿还要去见夫人,别让她久等才是!薄  巴窆媚,夫人诵经直至日头偏西,霞光泛红才许人进佛堂伺候呢?这会子刚过了晌午,我让厨子弄了些点心放在桌上了,待姑娘洗去风尘,即可享用,若肚中饥饿,可先吃少许裹腹,少爷进了宫,老爷又未回,估摸着晚饭时为您二人接风洗尘呢!薄 ∏扯档慕蚪蛴形,果然饿肚子的不是她啊,等到晚上那顿饭,不饿死才怪,婉?墒谴幼蛱煲估锞偷较衷诙济怀远髁! ∷Φ谋鹧.惑,眼睛弯弯一眯,殷勤的说道:“好浅儿,点心在哪?让我先吃点,在沐浴吧!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薄 ∏扯怪谢鞴,又见她委屈兮兮,想来是真的饿了,于是从中桌上端来点心,放予她面前,“婉姑娘,你先吃吧。若是不够,在叫人做了不迟!薄 ⊥裼W笫帜靡豢楦獾,一口吞了下去,又拿了一块,未做咀嚼直接咽下,接连几块下肚,吃相惨烈,浅儿生是担心她噎着,连忙到了一杯茶水递给婉樱,又轻柔的抚着她的背脊说道:“婉姑娘饿了,何不直接跟浅儿说,这有何难为情的,慢点,别吃的这般快,哽了自己!薄  拔颐皇,没事。只是太好吃了!薄 ≡谖覆刻岢隹挂橥,她觉得吃什么都香,即使有两个窝窝头,她都能啃进去! ⊥裼:攘瞬杷,看着空旷的碎花瓷盘,抚摸自己的肠胃,一阵小小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扯傲搜诀,吩咐将空盘撤下去,她责帮婉樱洗浴更衣,挽髻,上妆!巴窆媚,水快凉了,我已吩咐在烧些热水,你随我去沐浴吧!薄  昂,只你不用陪着我,自己洗洗就好,之后我叫你就是,在帮我梳头!薄 ⊥裼I洗蜗丛枰步跗湃白璩鋈,这会儿她还是想自己动手,不麻烦别人,可浅儿一向热情,若是伤了人家的心,薄了人家的好意,以后在难拉拢真情实意的朋友了! ∏扯灰晕,她总觉得是婉樱生疏,才叫她出去,不打紧,她全然理解!  巴窆媚锸堑P那扯藕虿恢,还是羞涩难掩呢?一会儿浅儿只帮你搓背,其他时间便在外候着,待姑娘有需要之时,喊我也是方便的!薄 ⊥裼>,果然是理解有偏差!“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伺候的很好,周到,细腻,我只是不好意思凡事都麻烦你,在我家乡,自己动手才丰衣足食,好吃懒做只会让自己没了价值!薄 ∏扯羝鹧盍该,一副捂嘴轻笑道:“婉姑娘方才说笑吧,你日后是沈府小姐,将军义妹,夫人掌上明珠,自己做事?那是下人的工作,莫不是您也想抢他们的活?”  “!抢人家饭碗,她怎么敢,我只是个混饭的,还小姐呢?”  婉樱不懈,走到木桶前,褪去那身别扭的男衣,慢慢的潜入温热水中!  耙换嵛医心!薄 ”昭畚麓嬗嗳,脑袋后仰,姿势惬意,婉樱总能在不适当的环境,为自己找点小乐趣!  巴窆媚!薄 ∏扯辛艘簧,双颊弥红,她方才还正儿八经的以为婉樱会觉得她碍眼而娇柔扭捏,不想,她自己走到桶边,脱了衣服,进了浴桶,那她傻呵呵的杵在那实属难堪,便无声掩门退了出去!  扒扯憬,夫人让我传一声,说她今日诵经早些出来,因将军回来,府上又来了贵客,让您一会儿伺候完那位姑娘,带去正厅,老夫人为她准备了茶点!薄 §樯忻娴男⊙诀哝倘灰恍,她迫不及待想看看那位小姐换了女衫有多么明艳动人,因为全府都在传,她只在远处看了背影,却没有瞧到真颜。

  “知道了,你下去吧。

”  浅儿回了她的话,转身又推开了房门,看婉樱还是闭目以为她又睡着了,于是走过去说道:“姑娘可还醒着,夫人派人来催促了,让姑娘梳洗完带去正厅见她,浅儿为姑娘搓背吧。

”  婉樱应了一声,随后坐直,趴在桶的边沿。

“有劳浅儿了。

”  浅儿蹲下,一点一点撩水擦她的脊背,只觉得消瘦如骨,让人很想怜爱于她,“婉姑娘身子孱弱,应当多吃些饭菜长些肉,风韵些才好看。

”  “嗯,是!我也觉得太瘦了。

”  “婉姑娘,因府上无小姐合适的衣服,夫人之前为浅儿量身做了一套白底映荷莲裙,浅儿丫鬟一个也穿不得那般好的衣料,婉姑娘若不嫌弃,先凑合穿上,回头我禀了夫人,让裁缝为您量体,从新定做,可好?”  婉樱微微一笑,她转身握着浅儿的手认真的说道:“我当浅儿是姐妹,怎会嫌弃你的东西,虽是我与你今日才认识,可却是与你眼熟的紧,好似有种似曾相识之感,而我,也不是什么千金之躯,官宦之后,只不过巧遇了你家将军,命都是他捡回来的,怎么会要求那么多呢?我无爹无娘无弟兄姐妹,孤单一个,所以,哪来的那么娇贵呢?”  婉樱情真意切打动浅儿,她忍住眼眶热泪,怔怔的看着她,足足有几秒的愣神,她与婉姑娘一样,是命苦之人,自小家穷就被卖了沈府,换些铜钱和粮食,至少她还有家人,可婉姑娘呢?  “姑娘可洗好,浅儿为您穿衣换装吧!”她岔开话题,只是悲切的人生也无需哀怨。

  “洗好了,换衣吧,我刚才听见有人来传话,想必沈夫人已经等急了,才派人来催促的。

”  她缓缓起身,走出浴桶,擦干水滴,这个月份,天气还是阴冷的,只是这会,太阳当头,屋内还不算太凉。

  “好清翠的莲花,好柔滑的缎料,看来夫人真的疼你,只是给了我,有些可惜。

”婉樱喃喃自语道。

  浅儿为她穿上了衣裙,浑身需经得起考究,里外几层婉樱还记不住,收了腰,她总感觉呼吸不顺畅,本属女子中较高的线条,极地的裙摆到了她的身上,新穿的绣鞋也给露了出来。

  “哎呀,婉姑娘,虽是裙子水灵,可我到是忘了,您身材纤瘦高挑,穿我的却短了许多,一会儿奴婢就禀告夫人,明儿个就请人为您裁衣,这脚可不能让人看你了去。

”  “这又是什么规矩?”  婉樱询问道,那时她现代装扮,沈沛倾和军医为了她的脚还争论不休过,只是她重伤昏迷,不知道而已。

  浅儿扶她走到梳妆的铜镜前坐下,开始为她绾发,“女子的脚踝只有自己的夫君才能观摩,若是未出阁、待嫁或者嫁了人的女子若露出了脚踝,会让人误解姑娘淫.荡不堪了。

”  婉樱大惊失色,惊讶的说道:“什么?露出脚面就叫放荡,那我要是穿了吊带短裤,岂不是被人人诛杀,乱棍打死。

”天呀,还有这么令人哭笑不得的事。

  她连呼惊讶,于此同时,浅儿已经将发盘好,简而大方,只是她不懂,妇人跟少女的区别是什么?  “浅儿,这是什么发型?”  “发型?”多生疏的词啊。

  “我是说发髻?这是什么发髻?”知道她没听懂,婉樱补充道。

  “是双丫鬟,只是我为姑娘绾的较低,下面留有一些散碎的长发,更显得姑娘娇美。

”她将一根簪子插在婉樱的头上。

  “浅儿,你在干什么?”婉樱眼明手快的要将发簪拿掉。

  “婉姑娘既是当我为姐妹,那这个簪子送给你,浅儿是下人,用不到,而且婉姑娘虽是已过了及笄之年,但是还要佩戴发簪的,你我初次相识,都这般有缘,一个簪子算什么?”  浅儿重新将发簪固定在她的头上,继续说道:“还是姑娘天生美貌,真美!这就搀扶您去正厅,让夫人瞧瞧。

”  她兴奋劲,婉樱实在不好辱没了浅儿的好意,也只好欣然接受。

  去正厅,需经过方才荷塘,越过一条僻静的小径,随浅儿超了近道,途经各式庭院,典雅异常,看起来并不奢华,只是院落大的很,哪些是丫鬟奴仆,哪些是杂役护院,她分不清。

  “浅儿,沈府这样大,哪处是沈老爷的,哪处是沛倾哥哥的?”  “婉姑娘,您去哪随处都会有丫鬟侍女陪同,自会有人为您带路。

”  婉樱常把她复杂纷繁的神情挂在脸上,浅儿几经回头都瞧见她眉头紧锁,便以为有什么难言之隐或是难以启齿的苦衷。

  “婉姑娘为何愁容不展,是有何事态让你放不得心吗?自来沈府大家便已默认了你,只要是将军说的话办的事,没有原因,夫人也会无声接纳。

”  话已至此,浅儿说的很清楚,府上除了老爷就是将军说的算,有这么个人撑腰,也不会有人敢欺负到她的头上,而夫人更不用担心了,这么平易近人疼爱沈沛倾,即使在不喜欢也不会为难她。

  “浅儿多虑了,我只不太习惯,凡事都井井有条,这样的生活极为约束,好不自在。

需要适应一段时日,府上的一切我都喜欢,你们不要疏远我就好,常陪我说说话,才不会觉得孤单。

”  是!扪心自问,她在愁什么?沈沛倾这样的善待她,在她生命垂危,救她性命,又在困难重重无法在一个新时代新地点生存的时候,拉她一把,还有什么不知足的,或者她什么都不缺,缺的是亲情,是友情,最怕的是寂寞。

  浅儿引婉樱踏入诺大的厅堂,正位的两个主座上,沈老夫人已经等候许久,身旁的两位丫鬟一个手持茶壶为她填茶,一个双腿自然跪地为她捏着双膝,她坐在婉樱正对方向的左侧,反之理应是男左女右的陈设。

  “夫人,婉姑娘来了。

”  浅儿打断丫鬟们的动作,走到沈老夫人面前,稍有弯身,在她耳边附耳言语。

  应该是在说她这身衣裙的长短不够,露了脚面吧,古代鲜有的规矩多多,她不过是才来了一会儿,就已经是处处碰壁了,本是婉樱的随性应该随便找处地方就坐才不觉得尴尬难耐。

  可偏偏,她不知道怎么行礼,不知道坐在什么方位?也没有人教她该怎么做,定定的站立在厅堂的中央,任人观摩。

  只婉樱确定不该将眼神落在沈老夫人那一处的时候,她眼神飘忽不定的游移在正厅内部构造的摆设与装潢上,装作在观察一切一样,又将眼光处落在丫鬟的身上脸上,时不时的会心一笑泯恩仇般山花烂漫感染周围。

  “浅儿扶小姐坐下吧!”  沈老夫人知婉樱不拘小节,但又身处尴尬,才指了浅儿过去伺候着,教她临坐的席位。

只是这规矩也不是一日就学的会的,她到有时间慢慢教她。

  “小姐?”  这还没磕头奉茶,就变了称呼,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婉樱纳闷。

  看出她的疑惑,沈老夫人接连说道,“倾儿说收你做个义女,只是这事也急不得,首先要老爷同意将族谱之中名讳添加上报朝廷,待朝中各个官员审批之后,行祖宗之礼,方可入赘沈家,所以这期间,我让浅儿侍奉于你,除衣食住行外,家中规矩若要不懂不会的,也可问她,浅儿自幼随我,是个知分寸的丫头,虽是嘴利,但办事妥贴,深受我意。

婉丫头也不必拘谨,我看你干净灵秀,相貌出奇的标志,应是好人家的闺女,又是倾儿带回来的贵客,暂时还是以小姐称呼,府中常来外人,没有个实名也叫人看了笑话。

”  沈老夫人虽然摆出一家之主的严肃劲,滔滔不绝的训导,但她慈眉善目又是信佛的人,看来也不过是过过场子,走个样式,说给下人听的,而她从上到下将沈府能够打理的条理分明,想必也是个有头脑的老妇人。

  “浅儿,明个儿约了林师傅上门为小姐裁几身布料上呈的衣裙,首饰胭脂也买些,别浪费了那身窈窕身段。

”沈老夫人嘱咐道。

  浅儿行礼,“是的,夫人,明天就为小姐请得先生来量身。

”  婉樱未语,这里没有她的话题,她接不上话,索性装哑巴学羞涩,看起来还有点教养。

  日落西山,霞光透过围墙阁楼渗进几缕浓烈的凉意,婉樱头不时偏向门外,目不转睛的瞧着那个大门,希望有熟悉的身影进入她的视线。

  “小姐,小姐,夫人问您话呢?”浅儿轻声提醒她。

  “喔,说什么了?”  婉樱心魂已飞,心思早不再沈老夫人的问题上,听见浅儿叫她,才抽回思绪。

  而沈老夫人不是问她家乡何处,就是爹娘在异国有何要职,家中有无弟妹亲人,如何跟沈沛倾相识,如何重伤等等。

  婉樱也只是捡了一些重点回她,然而她一副心不在焉的状态,沈老夫人也不好继续追问,毕竟来日方长,这个道理她还懂得。

  “婉丫头,倾儿跟老爷想必回的晚了,你若是饿了,咱们便不等他们,先吃了,待他们回来在让丫鬟热了饭菜。

”  “不用,不用,还是等会吧。

”  婉樱回绝道,这一下午,都在局促不安中度过,她从来不觉得,时间这么难熬。


(正文已结束)

免责声明及提醒:此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企业宣传资讯,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任何投资加盟均有风险,提醒广大民众投资需谨慎!

[责任编辑:www.fencehanger.com]
上一篇:美高梅电影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首页
Copyright.www.fencehanger.com 2002-2015 中国科技网版权所有 本网拒绝一切非法行为 欢迎监督举报 如有错误信息 欢迎纠正